美容院关店会员卡余额找谁退? 消费者组团报警

  昨日下午,渝北区的赖女士告诉重庆晨报记者,她常去的美容院关门了,自己卡里还有余额5000多元没有消费,这可怎么办?
  充值卡没法用
  赖女士说的美容院是渝北回兴宝桐路上的欧曼美城美容店,会员卡是今年3月办的,陆续充值8000多元。但10月初,赖女士发现这里大门紧锁,门口贴着“升级换代,暂停营业”的告示。找到店方了解,一位员工告诉她,公司经营不善,已经关门,会员卡暂时用不了了。
  遇到同样难题的不止赖女士一个。据曾在两江新区鸳鸯北路店办理会员卡的陈女士介绍,这些欧曼美城的持卡会员组建了一个维权微信群,共有一百多人,他们中卡内余额少的几百元,多则上万元。目前,他们已经联合向公安机关报警,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赖女士表示,他们下一步还将向两江新区工商部门反映此事。
  还有员工被套
  赖女士还告诉记者,两江新区湖津路一家名叫“伊美力”的美容美发店,曾经就是欧曼美城的一家分店。新店除了招牌,连装修都和以前一样,部分工作人员还是欧曼美城的员工。他们怀疑两者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这里的店主辜先生昨天下午告诉记者,他曾是欧曼美城湖津路分店的店长,老板不仅欠他18000多元的工资,他还有近10万元套在店里。上个月眼看店铺关门转让,他就和老同事合伙接下这家店,希望挽回些损失。由于资金紧张,只是换了牌子,店面都没重新装修,所以才有不少会员以为是欧曼美城改头换面,纷纷来这里讨说法,其实他们和原来的店没有关系。
  经营者应担责
  据了解,重庆欧曼美城美容美发有限公司在2013年7月成立,注册地是万盛,主要经营美容、美发服务,在重庆主城一度有十多家分店。记者试图联系上欧曼美城负责人,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重庆康渝律师事务所陈晔律师称,这种情况下经营者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退还消费者充值的费用及相关损失。如调查发现控股股东滥用公司独立的法人人格,恶意逃避债务,控股股东还可能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女子半个月偷12次 全是各种巧克力

  听过偷钱、偷包、偷手机的,听说过偷巧克力的吗?
  昨天,慈溪白沙路派出所通报了一个案子:一个小偷,半个月疯狂作案12起,但是呢,偷的是各种巧克力。
  警方在她的出租屋柜子里,找到了一柜子的巧克力,全是偷来的。
  超市的保安师傅
  逮到有人偷巧克力
  昨天,白沙路派出所的陈警官,向记者回顾了案情。
  早上8点多,白沙路派出所接到110指挥中心指令,说在白沙路街道华润万家虞波广场店,抓住了一个小偷。
  接警后,民警迅速赶到现场。超市的保安室外围满了人。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子,坐在凳子上,脸色有些发白。
  保安师傅告诉民警,早上8点42分左右,他在超市里走。就看到一个女的鬼鬼祟祟将几盒巧克力塞进了包,没有付钱,径直出了超市。
  看到这,他冲出去抓住了女子:“你刚拿的巧克力,还没付钱呢!”
  听到保安师傅的话,女子马上说:“既然你看到了,那我出钱买。”
  “不行的。你得跟我回去。”保安拉着她,把人带回到保安室,随后就报了警。
  在女子的蓝色手提包里,民警看到了一盒30粒装的费列罗巧克力,2条德芙巧克力。在初步了解情况后,民警将涉嫌盗窃的女子带回派出所作进一步调查。
  出租房的抽屉里
  塞满了各种巧克力
  负责审理案件的陈警官说,涉案的女子41岁,外表很柔弱,一点不像惯犯。
  审讯时,女子自称姓谌,湖南人。
  谌某交代,当天她从坎墩的出租房坐公交车到了浒山,打算走亲戚。因为时间还早,她就在附近的超市看看衣服,结果衣服没买到,看到超市售货架上的巧克力。
  她特别爱吃的巧克力,看四下无人,就顺手牵羊了。
  审讯中,女子的态度很诚恳,一直说很后悔。“我知道错了, 愿意接受处罚。”
  本以为案子就这么结了,可陈警官注意到一个细节:女子除了随身的蓝色手提包,被抓时手里还拎着两个白色塑料袋,里面也全是巧克力。
  “买了这么多巧克力还去偷?”陈警官隐隐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于是,他们带着谌某来到了她的出租屋。
  这是一间单身公寓,面积不大。民警对出租屋进行搜查时,一拉开床头抽屉,里面塞满了各种巧克力、核桃仁、开心果。
  打开衣柜的抽屉,同样也塞满了各种零食,还是巧克力居多。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纳闷:家里有那么多巧克力,她为什么还要去偷?
  谌某支支吾吾,说家里的巧克力是亲戚买给她的,手里拎着的也是。
  半个月的时间
  她偷了千把块钱的巧克力
  再度回到派出所,民警对谌某继续审问,一个小时后,她这才供出了缘由。
  据谌某交代,今年41岁的她,没有正当职业,老公孩子都不在身边,平时就一个人住在出租屋。平时的爱好,就是吃零食,尤其是巧克力。
  案发当天早上,她去了三家超市,手拎袋子里的巧克力,也全是偷来的。
  她先在三江超市偷了2盒费列罗巧克力,然后到华润万家金山店偷了1盒费列罗巧克力和6条德芙巧克力。 而家里的巧克力,也全是在这两家超市偷的。
  对于偷来的零食,谌某说,一方面自己吃,有时候多的,就变卖作为生活费了。
  而从10月份至今,她先后12次到慈溪的三江超市、华润万家金山店、虞波店内作案。
  根据超市的视频来看,谌某作案大胆、目标明确、手法老练,去的都是人流密集的大超市,利用监控死角等特点,趁人不备将巧克力、核桃仁等小件商品放入随身手提包内。
  和一般的小偷不同,谌某专偷巧克力和少量坚果,都是没有防盗条码、且体积小便于携带的零食,按她的说法,是因为不太容易被发现。
  有时候为了偷盗,她也偶尔买点零食作为掩护。本以为悄无声息地犯案,没想到这次行窃就被超市工作人员逮住了。
  在事实证据面前,谌某对自己的盗窃行为供认不讳。经鉴定,谌某多次作案共盗窃食品价值一千余元。记者了解到,目前,谌某因涉嫌盗窃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妻子微信小号试探丈夫 丈夫“中招”让哥们诱妻

原标题:妻子微信小号试探丈夫 丈夫“中招”让哥们诱妻出轨 真相大白怒殴打妻子致重伤

核心提示:为试探丈夫的忠心,黎某在闺蜜的怂恿下申请了一个微信小号,名叫“真真”,随后加上了郑某,开始这一“勾引”丈夫的计划。

新婚不久的黎某怀疑丈夫郑某在外拈花惹草,便申请微信小号化名“真真”试探丈夫。郑某竟对“真真”心生情愫,为离婚找来兄弟帮忙勾引自己的妻子出轨。真相大白后,郑某恼羞成怒殴打妻子致其重伤,随后逃逸。11月10日,衡阳铁路公安处祁东站派出所民警根据线索将郑某抓获。

郑某,1993年出生,湖南祁东县人,初中毕业后便辍学在家中帮父母打理生意。2015年9月,已年满22周岁的郑某在父母的安排下与女孩黎某相亲。据郑某坦言,两人一见钟情,当即确认恋爱关系,随后于同年10月领了结婚证。婚后不久,生性敏感的黎某老是怀疑自己的丈夫在外拈花惹草,但一直没有证据。

为试探丈夫的忠心,黎某在闺蜜的怂恿下申请了一个微信小号,名叫“真真”,随后加上了郑某,开始这一“勾引”丈夫的计划。谁知,聊了一个多月后,郑某对“真真”心生情愫,而妻子黎某每天的猜疑拷问让他萌生了离婚的想法,但明面上郑某缺少一个正当的理由提出离婚。正当郑某为此事犯难时,看着自己与“真真”聊天记录,郑某突然心生一计,干脆找个兄弟帮忙勾引自己的妻子出轨,再截下聊天记录,这样自己就有足够的底气提出离婚。

如郑某所料,自己的故意冷落和兄弟似火的热情让黎某很快就沦陷了,2016年3月,郑某带着妻子与兄弟的聊天记录向黎某发难,扬言一定要离婚,在妻子拿出郑某与“真真”的聊天记录后,郑某竟恼羞成怒,对黎某拳脚相加至其重伤。随后黎某的家人报警,郑某出逃躲避公安机关的侦查。

11月10日,衡铁警方祁东站派出所民警根据线索将郑某抓获,目前该案已移交至地方公安机关。

六旬老人假释期内故意抢劫:想去狱中养老

  齐鲁网潍坊11月7日讯(青州电视台 张娜 王欣)“起码在监狱,长病的话国家还管,有吃有喝的,比在社会上还强,我试着。”近日,青州市公安局破获了一起抢劫案,嫌犯是一名65岁的老人,尚处在假释期内,而他再次实施犯罪确是为了能够“牢”有所养。
  殊死搏斗,女店主反擒强盗。
  10月21日晚上八点左右,王府街道五里村村口的一家小超市里依然灯火通明。女店主张某清点着货物,盘算一天的收入。这时,一个身材瘦小,衣着破旧的老年男子来到超市买烟,张某没有多想,熟练地给这个男子拿烟找钱。这名男子买完烟后却没离开,又提出了要买酒的要求。张某非常热心地为这名男子推荐畅销品牌,并主动帮男子从货架上拿下两瓶白酒,抱在怀里准备放到结款台上,方便该男子购买。可就在此时,意外发生了。男子拿出锤子对准了张某的头打了过去。
  张某大惊失色,瞬间明白过来,自己恐怕是遇到的歹徒了,为了求得一线生机,张某使出浑身解数与之搏斗,并大声呼救,很快,呼救声被路过的一位村民听到,帮助女店主制服抢劫的歹徒并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市公安局五里派出所民警接警后迅速出警,赶到案发现场。
  随后,民警在勘查现场时,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嫌疑人作案的工具:一个黄色的橡胶锤。而受害人张某头部虽遭橡皮锤重击,但因嫌疑人人老体衰,抢劫时用的作案工具不具备杀伤性,所以头部没有出现创伤,伤势较轻。然而,被袭击的一幕却让张某心理留下了很大的阴影。为了进一步了解案情,五里派出所民警将涉嫌入室抢劫的嫌疑人带回了派出所。
  抢劫不为财,只为重回监狱来
  经讯问,嫌疑人李某,淄博市张店区某村人,65周岁。李某对于自己入室抢劫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当办案人员对嫌疑人的身份信息进行确认时发现,李某在94年因为抢劫罪、绑架罪和盗窃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 2012年被假释,现在仍处于社区矫正期。
  “(抢劫)目的就是想让公安局把我抓起来。我不想在社会上生活了,在社会上我混够了。”李某说。
  采访中,我们得知,李某在二十几年前也曾经风风光光,八几年就买了一辆大解放跑运输,是当时村里首屈一指的能人。李某性格豪放不拘小节,结交朋友三教九流,形形色色,并和他们经常厮混在一块。1994年,李某与一个生意伙伴发生纠葛,他为了报复生意伙伴,便伙同同村的两个人,绑架了生意伙伴的儿子,对其进行恐吓。事发后,张某因抢劫罪、绑架罪和盗窃罪数罪并罚被淄博市张店区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李某入狱的第二年,妻子因病身亡,只留下14岁的儿子,形单影只,依靠叔叔和姑姑艰难度日。十七年后,张某假释出狱,面对残垣断壁的老屋,已长大成人、娶妻生子的儿子,张某无比的愧疚和后悔。
  十七年的牢狱生涯,让李某与整个时代和社会严重脱节。出狱后,李某没有住处、没有朋友、没有收入,身体也越来越衰弱。儿子虽然孝顺,李某却不愿再拖累儿子。虽然李某也能打点零工赚点生活费,但是看着儿子一家生活困窘,捉襟见肘的过日子,他为自己的无用和无能痛心疾首。
  “两个月给分一袋面粉,一个月150块钱。我就靠这些生活。孩子帮不上我,光他自己就很困难。”李某说。
  为了不给儿子造成负担,李某便置身来到青州王府街道五里村,探访他在监狱中结识的狱友,顺便看看有没有活儿干。可是让他失望的是,李某既没找到狱友,也没找到活儿干,而此时天色已晚,李某却不知道该到哪里去。发现对面有家超市李某便走了过去,看着兜里还剩不到二百块钱,李某心里越想越气,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拿着橡胶锤子对准了店主的头部。
  “起码在监狱,长病的话国家还管,有吃有喝的,比在社会上还强我试着。”李某说。

男生本想花360元烫个发型 结账却要2788元

  武汉大三男生小蔡,本想在美容美发店花360元做个发型,不料结账时傻了眼:要交2788元!原来,他稀里糊涂用了15瓶头皮护理液,每瓶158元。他表示愿意拿出自己仅有的1200元了结此事,被店方拒绝。无奈之下,他只好向父亲和同学求助,办了一张3000元的会员卡,店方优惠收取此次美发费1000元。
  前日,连生活费都成问题的小蔡,求助楚天都市报《帮到底》栏目。记者采访中,店方同意退还部分款项,但之后又反悔。
  昨日,经辖区市场监督管理所调解,店方同意向小蔡退还1600元,会员卡中400元余额仍可继续使用。
  一次用护理液15瓶
  小蔡是武汉某高校大三学生。他反映,12月3日晚,他到雄楚大道与天龙路交会处的英皇·阿玛尼美容美发店,想花几十元理发。在店员的推荐下,他同意做美发造型,并选择了360元的最低档。
  小蔡称,店员给他烫完发后,开始不停地往他的头发上滴护理液,一共滴了12瓶,直到洗发时仍未停止。他这才警觉,询问如何收费。店员称口头算不清,等结账时再说。就这样,店员又滴了3瓶护理液。
  “结账时,我一下子傻了,竟然要2788元!”小蔡说,当时他身上只有300多元现金,银行卡里也只有900元。他表示愿意拿出全部1200元了结此事,但被店方拒绝。店方称,只有他办理了3000元的会员卡,才能享受打折优惠。
  小蔡只好给红安老家的父亲打电话求助。开始时,他只说自己理发花了1000元,必须付账才能离开。父亲生气地说:“我一个月工资也才2000多元,你剪个头发怎么要这么多?”小蔡说明情况后,父亲无奈表示,就当是花钱买教训,当即给他的银行卡中打款1000元。
  随后,小蔡又找同学帮忙,通过支付宝借了1100元。加上银行卡中原有的900元,他办了3000元的会员卡。店方优惠收取了此次美发费用1000元,会员卡中还剩2000元。
  店方称事前已告知
  前日下午,连生活费都成问题的小蔡,向楚天都市报《帮到底》栏目求助,希望讨回会员卡中的2000元。
  记者陪同小蔡来到该店。当事店员、办卡经理和店长介绍了相关情况。
  他们说,烫发对头皮有影响,需要做头皮护理。给小蔡使用护理液时,店员已经告知一瓶158元,期间小蔡也知道自己使用了多少瓶。他是自愿办理会员卡,“现在又跑来扯皮,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经统计,小蔡一共使用了15瓶头皮护理液,每瓶158元,共2370元;加上烫发360元、剪发58元,三项合计2788元。店方称,小蔡办理会员卡后,消费可享受4.5折优惠,他本应交1255元,但店方再次优惠,只收了1000元。
  对于店方说法,小蔡称,店员的确对他说过头皮护理液一瓶158元,但他以为这是烫发时的其中一个步骤,费用已经包含在360元里,所以没有追问。店员给他使用护理液时,他正戴着耳机听音乐,没有太在意,直到后来看到店员一直不停地滴,才有所警觉。
  “在这件事里,我有些大意。”小蔡说。但他同时认为,店方虽然告知了护理液的价格,却没有告知头皮护理属于额外的自选项目,也没有询问自己选用什么品牌和价位的护理液,更没有说明护理液的用量和总金额。
  记者就此咨询了一名资深理发师。他介绍,使用多少头皮护理液,并无统一标准,应由顾客自己决定,“但一次使用15瓶,明显超出一个学生的经济承受能力。”
  同意退款旋即反悔
  小蔡向店方提出,希望拿回会员卡中的2000元余额。但该店店长黄某认为,小蔡在此事中也有过错,全额退款对店方不公平,可退还1500元,其余500元以后还能继续使用。
  “我以后哪还敢来!”小蔡私下告诉记者。他请记者帮忙继续沟通,拿回1800元,剩下的200元干脆不要了。这样的话,他还给同学1100元后,自己还有700元用作生活费。
  记者询问黄某的意见。他表示,愿意退还1600元,会员卡里留400元。
  小蔡同意后,留下自己的银行账号。黄某称,因财务程序问题,会在一周之内退款。
  记者以为此事就这样了结,离开美容美发店。不料,小蔡很快发来短信:该店反悔了。
  黄某也给记者打来电话,称刚刚的退款口头协议无效。之后,记者又接到多个显示为上海的陌生电话,其中有人威胁:“明天请100个人给你打电话!”
  监管部门介入调处
  昨日,楚天都市报记者向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反映此事。该局高度重视,当即联系光谷市场监督管理所介入调处。
  在该所,小蔡详细介绍了事情经过。该所负责人表示:尽力协调。
  下午,三名执法人员带着小蔡,来到英皇·阿玛尼美容美发店。经调解,小蔡和店方达成一致并签署调解协议书:店方承诺退还小蔡1600元,会员卡中剩余的400元仍可继续使用。
  调解中,执法人员责令店方今后要明码标价,明确告知顾客所有的消费项目。执法人员同时提醒消费者,特别是涉世未深的学生群体,在消费时要多个心眼,当心被忽悠。

女子车中被绑手封嘴 疑因夫妻矛盾所致

  12月9日,连云港市海连西路海州运输管理所附近,在一辆白色轿车上,一名女子被一名男子非法控制。就在此时,连云港海州区城管执法一大队中队长徐涛刚好巡逻路过,徐涛当即上前了解情况并将嫌疑男子控制后报警。很快,民警赶到现场,将嫌疑人带走调查。
  据了解,该事件因夫妻矛盾引发,事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据介绍,事情发生在当天中午12点10分左右,他在辖区巡逻完,准备回单位,看到前面几米远的一辆白色车上,一名女子嘴巴被封住,从后车窗探出半个身子,一个男子站在车旁将她的头和身子用力往车里摁,女子在死命挣扎。
  眼前的情况让徐涛意识到情况不对,然后他立刻停车上前制止了男子的行为,见徐涛穿着制服,男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徐涛立即将女子嘴巴上封带撕掉,女子头发凌乱,满头大汗,显得非常虚脱,有气无力地对徐涛说:“报警,救命!”
  直到这时,徐涛才发现,女子除了嘴巴被封住外,手脚都被绿色的胶带捆绑了起来,手上还戴着一副手铐。
  “我看到这种情况,怕那个男的跑了,就将他的车钥匙跟身份证拿了过来。”徐涛说。期间,男子不停解释称他跟女子是一家人,尽管如此,徐涛还是果断地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方赶到现场后发现,该女子身上手脚都被胶带捆住,而在轿车上发现车上有手铐、刀、锤子、钳子、电警棍等作案工具。
  警方经过询问了解到,两人确系夫妻,家住连云港市东海县,但“有关两人的详细信息”,“目前还不便透露”。接近警方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实施捆绑妇女的这名男子今年33岁,户籍地址显示其家住东海县白塔埠镇。
  连云港市海州警方对澎湃新闻表示,此前的11月29日左右,该名男子曾对该女子实施捆绑,并用电棍电击她。“该男子的行为已经涉嫌违法。对于其捆绑他妻子的原因,我们还在做进一步调查,目前尚不确定是否会对其刑事拘留。”警方人士称。

女子花12万买假币细看是冥币 已被立案追责

  12日,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从四川遂宁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获悉,成都一名女子通过微信认识假币贩卖团伙,并在遂宁市大英县花12万元现金购买63万元的假币。当离开交易地点后发现,这些假币大部分都是冥币。目前,买卖双方犯罪嫌疑人均被警方抓获归案。
  据介绍,今年2月,大英县公安局接到线索举报,辖区内有团伙用微信加好友的方式,以1:4的比例向好友出售假币。警方得到线报后,由经侦大队、刑警大队迅速组织精干力量成立专案组,调取了疑似嫌疑人的微信等关联信息。
  经过警方初步筛选,发现杨某、李某、王某3名安徽籍人员有重大作案嫌疑。随后,专案民警立即对杨某等人所乘坐车辆的活动轨迹和个人信息进行核查,初步掌握了该团伙在成都、遂宁、南充等地作案数起的犯罪线索。
  “该团伙组织严密,且有多个假身份证件,具备很强的反侦查意识。”办案民警说,经专案组缜密经营,果断出击,于2016年3月7日、8日,先后在成都、自贡将犯罪嫌疑人杨某、李某、王某抓获归案。
  通过查实,从2015年10月开始,三名犯罪嫌疑人与代号为“大哥”的嫌疑人密谋,由李某利用微信结交好友,并以1比4 的比例向微信好友出售假币。通过微信联系天方式,李某认识了成都女子张某。两人约定见面后,李某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两张五十元面值的人民币真钞,骗张某说是可以以假乱真的假币,以骗取张某的信任。
  据办案民警介绍,张某相信李某手里的“假币”可以以借乱真后,就约定用12万元现金在李某等人处购买60余万元面值的假币。12月19日,李某、王某、杨某和“大哥”在大英县蓬莱镇一茶楼与张某等人进行交易。张某支付12万元现金,从该团伙处购买到63万元的“假币”。当张某在购得“假币”回程的途中,才发现63万元的所谓“假币”其实是面值12600元的假币和大量冥币。
  目前,李某、王某、杨某三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诈骗和出售假币已被依法逮捕,追缴赃款5万元,张某因涉嫌购买假币也被立案追究刑事责任。

断码鞋半价也成诈骗“套路” 退货纠纷致假名牌

  扬子晚报讯 (记者 任国勇 通讯员 栖文轩) 12月17日,栖霞公安分局尧化门派出所接到一名男子报警,声称自己买到一双假的New Balance运动鞋,想要退货店主却说售出概不退货。

  接到报警后,民警立即展开调查。原来,市民郭先生当天在某大卖场购买了一双“New Balance”品牌的运动鞋,卖家说因为一些鞋子断码所以半价销售,保证正品。郭先生挑选一双原价740元的鞋,打折后是370元。郭先生回家后,对比了之前在专卖店购买的鞋子觉得有些不同。于是,他来到该卖场想退货,店主表示特价商品售出概不退换。双方争执不下,郭先生打电话报了警。

  办案民警随即对该商铺仓库检查发现确实有假冒“New Balance”品牌的运动鞋,缴获涉嫌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运动鞋600余双,涉及品牌包括“Adidas”“Nike”“New Balance”等多个国际知名品牌,涉案价值共计20余万元,抓获朱某等4名嫌疑人。嫌疑人交代,从2012年开始,通过网络批发商城购买假冒的品牌运动鞋,以断码等理由出售、赚取高额利润,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警方表示,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金额数额较大的,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女子半夜上厕所 正撞上只穿了短裤的小偷

  扬子晚报讯(通讯员 仲苑 记者 万凌云)岁末年初,也是各类盗窃案高发之时。然而,当原本在家中休息的你,半夜起来到卫生间上厕所途中,突然发现客厅站着一个仅穿短裤的陌生男子,又会是怎样一种感受?2日,记者从镇江中院获悉一起惊心的盗窃案,虽然已经时隔数月,但受害的句容城区女子居沣(化名),一想起当晚发生的情景,依然觉得毛骨悚然!
  院方介绍,去年6月的一天晚上,家住句容某小区的居沣和丈夫,像往常一样吃过晚饭回家休息。进了家门后,细心的居沣发现鞋柜上多了一瓶矿泉水。因为家中只有夫妻两人有钥匙,怎么会平白无故多出一个矿泉水瓶呢?
  谨慎的夫妻二人当即对家中物品进行了检查,但并未发现有任何东西被盗。可是居沣心里仍未放下怀疑。
  事实上,居沣的怀疑不无道理。就在上个月,1995年出生的小偷张某,曾两次通过翻窗入室等手段,进入居沣的家中,分别盗取了一台数码相机和一个手机。居沣不知道,这天下午身上没有钱花的张某,居然第三次进入居沣的家中,准备盗取钱财,可是没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
  不想空手而返的张某“灵机一动”,他想,主人下班回家后肯定会把身上现金等值钱的物品放到沙发上。故此决定等到夜里主人睡熟后,他再出来行窃。
  于是,他准备躲进卧室的吊柜。在当看到吊柜的空间比较小后,张某决定把身上衣服脱掉。为了便于躲藏,当张某成功爬进吊柜时已经脱得只剩下一条裤衩。等待的过程中,张某一会儿玩玩手机,一会儿打个小盹来打发时间。直到晚上8点多,主人回来了,张某更加小心地藏着。一直等到第二天凌晨1点钟,隐约听到主人打呼声的张某准备下来实施盗窃。
  不过,张某的计划并没有那么顺利。原来,居沣回家看到那个多出来的矿泉水瓶后,就怎么也睡不着觉。当听到隔壁小卧室里有动静时,居沣起身查看究竟,顺便上个厕所。哪知她刚走出自己的卧室,便与穿着短裤的张某碰上了面。
  法官介绍,居沣当即被吓得失声大叫,同时惊醒了还在睡觉的丈夫。居沣和丈夫一边稳住张某,一边向小区物业的保安寻求帮助和报警。最终,张某被接警赶到的民警抓获归案。
  近日,经句容市人民法院审理,张某的行为已构成盗窃罪。据此,法院依法判处张某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

景德镇一老人跪地遭儿子当街暴打

  中国江西网讯 记者戴炜亚报道:2月8日,有网友通过微博爆料,昨天下午,在景德镇二医院附近,有一位老人跪在地上被一男子暴打,该视频一度在网络被疯传。8日下午,中国江西网记者从景德镇警方获悉,打人男子是老人儿子,患有精神疾病,目前已经被送医治疗。
  网友发布的视频显示,一位老人当街跪倒在地,一名男子一边叫喊一边用手不断抽打老人头部,老人被打得不停哭叫。还有网友爆料回复,称在景德镇嘉禾电影院门口等地也见到过该男子,神情举止都比较怪异。
  8日下午,中国江西网记者就此事向联系景德镇警方,一工作人员表示,视频所反映的事情发生在7日下午,当地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后立即赶往现场处理,经过调查了解,打人者是该老人儿子,患有精神类疾病。民警随即将男子控制,目前该男子已经被送往医院进行治疗。